一種新的盼望

一種新的盼望

¤黃正人長老

論到睡了的人,我們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,恐怕你們憂傷,....

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,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,....

(帖撒羅尼迦前書4:13-18)


死亡與文化

大部分的文化與信仰當中,都覺得人死了以後還會進入到另一個世界,那地方也許更好,所以對於死後仍有盼望,這並非基督徒的特權,不過多數人仍然懼怕死亡,因為它是不確定性的。人們常做許多事來緩解對死亡的恐懼,例如:避諱數字「4」,或是以其他方式暗示死亡,而保羅用「睡了」代指「死了」。一般人眼裡只是一種避諱,但對基督徒而言,卻有著另一層涵義,睡了就是會有起來的一天,不是永遠的,故死亡有其時間性、暫時性,不是終極的、亦非永恆的。

做為基督徒,有時仍然會懼怕死亡,仍然會不安,那是對福音不夠了解就會產生這種想法,為什麼呢?因為這是一種打岔。沒有人喜歡被打岔,大家都希望事情在掌控中,按照原有習慣安排好,不要有太多的改變,特別是在計劃順利的時候。而死亡,是生命當中所碰見,最難逃避也是最大的打岔。生命中一切的安排、預備、累積,在遇見死亡的當下,都逃不掉。所以當基督徒談論到死亡這件事情時候,保羅試著把帖撒羅尼迦人對於死亡的恐懼與未知,以及死亡後基督徒的命運與遭遇,把它放在耶穌基督第一次跟第二次再來的框架裡頭,因此保羅於第14節中提到:「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」,這是耶穌第一次來,也是上帝對於世界重大的打岔,耶穌來了以後世界就不再一樣,祂的死、祂的復活,對於歷史是一個很重要的扭轉。

耶穌的到來與上帝的打岔

耶穌降生的時候,世界分成了兩種反應,其中一種像是希律王,他心裡憂慮、不安,因為他原來是做王的,這個消息降臨,可能使原來順利的生涯中斷了。但同樣的消息也帶來另一種反應:路加福音中提到有一群牧羊人在野地裡看守羊群,當天使向他們報信息時,他們高興、感謝並充滿盼望;在耶穌受了割禮,他的父母於滿月時帶著他到耶路撒冷的聖殿裡,碰見了西面與亞拿,他們帶著強烈的歡迎與盼望。

保羅提到:「主必再來」,這就是上帝用一個全世界都看得見的方式,對世界做最後的打岔。而我們自己又是帶著什麼樣的態度面對主再來呢?有可能是不安的,因為世界原本是在掌控之中,生活各方面過得不錯,因此當上帝對世界打岔的時候,我們會抗拒,甚至憂傷;也可能是另一種反應,在世界上過得不好,凡事都不如預期,當耶穌再來的時候,這些都被挪去,所以帶著強烈的期盼。事實上,以上這兩種觀點皆非聖經上所教導的。我們來看看保羅,他的兩種態度,一種是自己死後才來,另一種則是耶穌很快就再來。一方面他做好一切該做的規劃,承擔自己在世界上的責任(提摩太後書4:7),另一方面預備耶穌即將再來的可能(帖撒羅尼迦前書4:13),這也是基督徒該學習的態度,把基督的主權,高舉在生活當中。

保羅很清楚地闡明,上帝是會對我們生活打岔的。對基督徒而言,生命的主權不在自己的身上,生活、家庭甚至身體都不歸自己管,這些主權在神手中。例如:要亞伯拉罕獻上以撒,或是保羅在大馬色的經歷,當上帝向他顯現,他的一生就被打岔。保羅也特別點出,如果相信耶穌的死亡與復活,並接受了祂的呼召,就不光是被醫治,而是背起十字架,與祂同死,也必與祂同活;若參與祂的死與活,也一定參與祂的再來。

基督再來的盼望

若有人問說,到了天國能不能打電動、吃大餐、遊山玩水?這沒有確切解答,經上講得不多,可是經上卻點明,神兒女必定經歷到與主同行的甜美;經歷每一天在讀經、禱告、靈修當中與祂緊密的關係;經歷到生命中高低起伏,並尋求祂、蒙祂引導、看見祂所開的道路,然後對祂有所信靠。這些是當面臨上帝主權打岔的時候,仍然不變的恩典。因此每日的靈修生活、教會中的事奉,不僅是加深與主之間的聯繫,更是預備基督再來的那一日。我們不僅是透過耶穌基督去度過生命中的危難,也要透過危難更加信靠耶穌,當那一日到來,生命會過去,唯有那一位永遠不變。

保羅最後指出:「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,在空中與主相遇。」當有一個命令發出來的時候,死人要先復活,然後和還存活的人,一起被提到空中,這樣的次序說明了,似乎在生命終結的瞬間,時間就暫停了,因此與主再來之時,從基督徒的眼光看,相去不遠。這邊的「提到」是指被抓到上帝所在的環境當中,進入祂的榮耀與美好裡面,學習被祂緊緊的抓住,這是基督徒生命中單單的渴慕,這樣的經驗讓我們不再不安、憂傷。求主幫助我們把主權交給祢自己,能夠親自嘗到祢裡面豐盛的恩典,並把祢再來的奧秘及許多不在經驗之中的猜測,都轉換成對祢再來的渴慕與盼望。


可上教會網站聆聽本篇信息

23日主日講台信息

劉秉諭整理




訪客人數